NBL商业化之路,曙光乍现-决胜网

NBL上个赛季的很多比赛,“一票难求”的剧本经常上演,联赛的商业价值正在凸显。而在去年的采访中杨斌曾对记者表示,未来在体育营销上,第一体育娱乐将从不限制球员表现欲、打破电视转播限制寻求媒体矩阵、开展球员经纪、提升场馆运营、篮球+娱乐等方面打造NBL产业链,并逐渐与国际接轨,打造中国自己的优秀体育IP。

杨斌表示,虽然未来有机会打通彼此的上下游,但短期内中国的赛事资源稀少,目前的存在现状可以发挥各自的价值。

时至今日,杨斌的想法更加具体清晰。今年将主要从两个方面挖掘NBL的市场潜力。首先,引入高水平教练,提高整体竞技水平,例如前国家男篮主教练宫鲁鸣、前亚锦赛最有价值球员胡卫东已经在NBL球队中任职。

杨斌将这次合作称为“体育人的情怀”所趋,他表示双方的诉求都是在资源互换基础上,让彼此的流量产生交叉互动,从而让传播更有力量。

被各方寄予厚望,承载着中国篮球改革梦想的姚明终于如愿以偿在2月23日成为了中国篮协主席。就在各界翘首期盼姚明惊人之举时,姚氏方案很快呈在了众人面前,《中国男篮主教练选拔方案》通告和组建两支独立国家队的决定让很多人出乎意料。

“我们很看重NBL影响的人群,会对我们其他业务的开展起到促进作用。”刘体元表示,除了NBL基本的视觉营销,未来体娱股份还会与第一体育娱乐在其他方面展开合作,比如衍生服务、体育赞助和活动执行。

经过一年的培育和发展,NBL在受众口碑和市场拓展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水涨船高,今年的冠名费用相较去年自然也会有一定程度提升。

2016年年初,著名篮球评论人苏群在《NBL前景堪忧待解救
CBA急需恢复升降级》的文章中称:“而对于NBL这个面临消失的联赛,打通与CBA的升降管道,是拯救的惟一办法。”

杨斌透露,去年NBL整体投入超过4000万元,收入达2000多万元,这其中很多物资及隐性资源的收入还没有计算进去。仅从收支来看投入4000万收入2000多万,不成比例,但杨斌表示,第一年总是这样,开始投入大收入少,剪刀差会在后几年逐渐持平,然后反过来。

其实,最早期中国男子篮球联赛分为甲A和甲B联赛,二者是统一的整体,甲A联赛后两名球队自动降级到甲B,而甲B联赛前两名获得晋级甲A联赛资格。2004年国家篮管中心取消了升降级制度改为准入制。正如著名篮球评论人苏群所说,“2005年是甲A向CBA变革的关键之年,从这一年开始,甲A正式更名为CBA,取消升降级,改为准入制”。而在一年前甲B与乙级联赛合并变成了NBL联赛。

从智美体育的财报来看,2016年,智美体育赛事运营收入达4.45亿元,毛利达1.67亿元,其中NBL联赛的贡献巨大。因此,这次智美体育出售NBL让外界无法理解其背后的真实意图。

图片 1

这次出售,据智美体育称,将为集团带来7200万元收益,将为集团寻求更为优质项目的开发与拓展提供资金支持。

两支国家队教练组均以中方为主,外方为辅的形式组建中外结合的国际化复合型教练团队。两支队伍的运动员在2017、2018年原则上不交叉、不流动,2019年起合并为一支国家队备战世界杯及2020年东京奥运会。其实,从中不难看出姚明的设想:优中选优。

“很多人问我,再过几年,它又重新挂牌你不一定能拿到,”杨斌并不是很悲观这件事情,他认为无论谁拥有这个联赛的版权,都需要一个运营的体系,“第一体育娱乐并不是NBL的持有者,是运营者,无论谁拿都会需要运营,我们能上来就运营好,这是我们的价值。”

文章说,除了升降级之外,无论什么样的改革办法,NBL是不可能有大起色的。独立开发NBL,让它与CBA竞争影响力,本身是个伪命题,因为国际篮联对属下协会有规定,一个协会只能有一个顶级联赛,你搞影响力并列的职业联赛,国家队就要被禁止参加国际大赛。所以,趁早打通NBL与CBA的升降通道,是惟一的解决办法,而且能重新创造数百个打球的工作机会。

相比CBA的大名鼎鼎,NBL的名声小了很多,很多人也不清楚NBL的前世今生以及与CBA的藕断丝连。

杨斌认为,“涨价”是市场正常发展的产物。他说:“如果不涨价,未来就没有办法体现我们的市场价值。”

两步走

“就像去年在安徽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举办的NBL全明星赛,将近9000人座无虚席,现场的火爆给了很多人信心,包括现任篮管中心主任李金生现场观摩后,对我们的创新点和成绩拍手叫好,这种信任让我们感到自豪。”杨斌说。

“中国所有学校一定具备的两种体育基础设施,一个是乒乓球台,另一个就是篮球场,”他举例说,“中国篮球球迷人口基数相当大,篮球是中国最大的体育市场之一。”

需要时间养成

在过去一年,赛程短、竞赛水平低、看点不足、招商效果不景气,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等劣势集一身的NBL联赛在智美体育运营下,NBL品牌已重获新生,电视合作、体育娱乐化、商业开发、国际合作都有了质的突破,品牌价值提升明显。赞助商从零增长至20余家,从2016年赛季开始,央视对NBL联赛予以直播,
广告效果与价值水平已与CBA相持甚至有所超越。

对此,第一体育娱乐(深圳)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杨斌对互联网+体育记者表示,良性内部竞争可以刺激球员、俱乐部、市场爆发更多价值。他说:“中国不缺才华横溢的球员,只是缺少发挥才能的机会和平台。”

客观说,文章说的是实情,在近几年的发展中NBL确实有沦为鸡肋之嫌。因此,打通NBL与CBA的升降通道被很多人士认为是一个可行之举。

虽然NBL与CBA同为中国男子篮球两大职业联赛,但相比CBA,无论是知名度、影响力、竞赛水准,还是商业价值程度,NBL都相距前者甚远。

其次,在传播上加深内容采集,提高传播曝光度。为此,5月13日,第一体育娱乐与体娱(北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体娱股份”)
旗下体育视觉营销品牌Osports全体育传媒在北京签署合作协议,体娱股份正式成为2017—2019年NBL联赛独家官方图片合作伙伴。

别人替代不了我们

作为体育公司,第一体育娱乐拥有NBL2016-2019年商务开发与营销权,去年公司获得前海母基金1亿元人民币A轮投资,公司主业围绕赛事运营与策划展开,覆盖篮球、羽毛球、马拉松等多个领域。

但NBL绝对是一块璞玉。作为第一个“管办分离”的顶级联赛,NBL属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定意义上为今年初中国篮球改革起到了开路作用。正如杨斌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选中NBL联赛基于对中国篮球市场与NBL特点的分析。

杨斌认为,任何一个成熟的产业并不是依靠某一家公司、某一个阶段能完成的,产业必须要有一个很长的商业链,就像香港的赛马产业,有一百多个细分专业,就连给马洗牙都有一个专门的公司来做。

纪胖说:未来,无论是打通与CBA的上升渠道,还是不做CBA第二、走自己的商业化之路,NBL亟需找到适合自己的定位与商业模式,才能证明自己的野心不是梦想。

“毕竟如果NBL取消了,CBA打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杨斌说,“如果未来NBL做起来了呢?NBL如果超过CBA呢?所以,留一个市场空间大家去竞争终归是好事。”同时,他也表示,目前相互之间没有交流并不代表未来没有。

篮协某相关人士向媒体透露,2019年前两支队伍将从球员到教练进行全面竞争,从中选出最强者出战本土举行的男篮世界杯和2020年奥运会。

体娱股份董事长刘体元对记者表示,目前,足球、篮球、田径是最被看好的体育项目。其中,NBL经过一年的运作在某些方面已经达到了专业水平,因此刘体元比较看好NBL的未来。

NBL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成立的中国职业篮球联盟联赛,2004年中国篮协将男篮甲B联赛与乙级联赛合并成中国男子篮球联赛。之后由于“CBL”缩写与中国棒球联赛重名,CBL联赛更名为NBL联赛。

对于亏损的原因,杨斌解释说,2016赛季是NBL“管办分离”、市场化运作第一个赛季,很多企业对于NBL联赛的发展处于观望状态,第一体育娱乐背负了很大压力。

资本市场的骚动并没有让杨斌心有所动,虽然他也承认在资本运作中并不具备优势。但是杨斌认为,第一体育娱乐的差事别人替不了,“可以通过NBL创造资本方面巨大的价值,我们也能利用自己的优势把联赛打造好,既能满足自己的情怀,又能为资本更好的运作提供服务”。

2017年2月10日晚,香港上市公司智美体育发布公告称,将以1.16亿元向深圳市中科鼎泰出售附属公司深圳智美篮球100%股权。智美体育表示,本次交易所得资金,将为日后公司寻求更为优质项目的开发与拓展提供资金支持。这次出售距离智美体育2016年4月21日和中国篮协签约1.8亿元拿下NBL联赛2016–2019年四年商业独家运营权,还不到一年时间。

对于NBL的价值,杨斌认为,NBL作为国家体育总局第一个“管办分离”落地的国家顶级联赛,在篮球改革中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并且NBL在2016赛季收获的成绩也得到了现任篮管中心主任李金生及相关领导的认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