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胜不求利——中国业余美式橄榄球谈商业化为时尚早-决胜网

图片 1

“博观而取约,厚积而薄发”,不光中国体育产业,其实凡事都逃不出这个规律,唯有经得起时间考验,保持得住初心,才能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生存下来。中国体育产业看似进入了快车道,其实只是加速了积累的进程,未来会如何爆发,还得看它积攒了什么“真金白银”。

一年一度春晚是中国人的盛宴,一年一度“超级碗”则是美国人的春晚。

最高票价为74928美元,平均票价5216美元;30秒广告要价500万美元,广告总收入达49亿美元;身价不菲的球星,最炙手可热的当红演艺明星,美国卸任总统都是座上宾;11.5亿美元天价转播费用;全美超一亿人会在家中收看,这些人将消耗掉12.3亿只鸡翅、14500吨玉米片和5170万箱啤酒……令人血脉偾张的史诗级比赛,视觉盛宴般的中场演出,无与伦比的商业价值和经济收益,2017年美国“超级碗”再一次向全球观众展现了现代体育和娱乐、商业的完美结合。

“超级碗”是美式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是单场比赛,奖杯在该赛季美国美式橄榄球联合会冠军和国家美式橄榄球联合会(NFC)冠军之间角逐。如今,这项美国第一大运动已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

因为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令美式橄榄球无法忽视,在当今时代忽视中国就是忽视世界,就是放弃垂涎欲滴的巨大商业利益。但能否在中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取得“超级碗”那样的辉煌还属未知,只是有人已经在尝试。

“从0到1,从无到有是一个异常艰难的过程,但当有了这个‘1’之后,‘2、3、4……’相对来说就会变得简单一些。”北京旋风美式橄榄球队创始人之一、教练组成员、球员郑华龙向互联网+体育记者讲述了美式橄榄球落地中国的不易以及北京旋风自2012年建队至今的艰难。

作为舶来品,美式橄榄球在国内发展迅猛,民间和国家层面两线推进,但现实不乐观。

“现在国内业余美式橄榄球队都是基于共同的兴趣爱好,是大家自发组织、自愿参与付出的。”郑华龙认为,目前国内媒体谈到美式橄榄球时,往往喜欢和商业化、产业化联系在一起,其实是夸大其词,“实际上大家做事的初衷就是热爱这项运动,希望有一个平台去打橄榄球”。成立于2012年的北京旋风,初衷同样如此。

起步阶段非常难熬,没有资金,媒体爱答不理,国内民众不熟悉、关注度低。那个阶段能够挺过来,郑华龙强调了两个字:“坚持”。

“我们宣传不依靠媒体,大部分都是靠朋友之间口口相传。”郑华龙说,一方面,橄榄球在中国没有那么多人关注,另一方面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寻找大V帮你推广宣传,只能靠口碑,一家一家去做推广宣传。”

那个阶段熬过来后,逐渐就有人来到这里,了解、喜欢上了美式橄榄球,口碑上去了,也解决了部分人的问题。

郑华龙说:“其实核心还是人,没有新鲜血液的加入、没有人,什么事情、想法都不好开展和实现。”

人的问题

缺乏球员是美式橄榄球在国内发展的最大障碍。拥有高质量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以及高水准美式橄榄球队,是在中国推广该项运动的基础和关键。

在职业层面,日前,国家体育总局主办、汇众联盟体育文化承办、腾提度体育协办的第三期国家美式橄榄球教练、裁判训练营在嘉兴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美式橄榄球爱好者与多名前NFL顶级教练团互动学习。

据媒体披露,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北至内蒙古、南至苏杭,都为美式橄榄球运动而来,其中还有女学员。

在业余层面,具体到球队,解决的办法是,对于参加球队的人员筛选,郑华龙表示没有设定任何具体条件,完全对外开放。区别在于,训练没问题,但是比赛不一定能够让你参加。因为比赛具有一定门槛,门槛就是球员参与训练的程度。

对于完全不了解美式橄榄球的人来说,从“0到1”基础培训非常关键。郑华龙介绍说:“我们有五次基本训练,培训者必须全部参加,只有次次参加才有入选正式球队的资格,如果不参加完五次基础训练,不管打得多好都成不了正式队员。”

即使这个人从美国回来,既懂又会打橄榄球,也必须参加一定的考核才有资格进入球队。北京旋风会收取一定的培训费用,五次基本训练的总收费大概在300元到500元。且每年随着时间的推移费用也呈上涨趋势。

“但五次以后想练多少次都没问题,之后跟着球队按照既定时间来训练就ok,”郑华龙说,“但成为正式球员进入实战队伍是由教练组决定的。”

谈商业化尚早

大多数国人被“超级碗”的吸金能力所震撼,而没有看到背后的商业逻辑。对于推广美式橄榄球来说,场地、传媒、营销、增加消费人口均是关键因素,但更为核心的是要用超越时间和利益的眼光看待美式橄榄球在中国的生根落地,现在妄谈商业化和产业化还为时尚早。

“其实,目前根本谈不上什么商业化、产业化。”郑华龙说,北京旋风是国内开展业余美式橄榄球比较知名的球队,也是一支纯粹的业余美式橄榄球队,球员不以打球为生,球队也不以盈利为目的,球员都有各自职业。这也是大部分国内业余美式橄榄球队的状况。

因为不涉及商业化经营,球队运营中产生的费用一般都由球员自己承担。

“大家正常向球队交一些建设费用,出去打比赛的路费,订酒店的费用,整年的活动费用都是队员自己掏钱买单。”据郑华龙透露,球队中每个人的体育保险都是自己买,受伤也自己负责,虽然一般在比赛前赛事主办方会为参赛队员购买保险,但是在训练中受伤就只能自行承担。

因此,郑华龙会提前告诉队员,当他们来到赛场训练时,从进球场的一瞬间就必须知道,参加这项运动是具有危险性,需要承担一定风险。

此外,球队训练的场地费用也由队员平摊。“如果需要租赁场地,球队可以支付30%—50%,剩下的部分由当天参赛真正上场的球员平摊,当然如果有特别想为球队做贡献的,我们也绝对乐意。”郑华龙说。

利益暗战

随着人数增多,问题多了起来,最主要表现在管理上。

郑华龙说:“对每个球队来说,30人是一个坎,50人又是一个坎,不同的人数需要不同的管理方式,因为人数增多就总会有理念不合的。”

郑华龙曾遇见过一些这样的人,觉得理念不合,所以离开了,还顺带走一批人。

“比如说30个人,带走了10个人,剩下的20个人就得扛住这一波巨大冲击,如果这20个人能拧成一股绳,我们就能越过这个坎,控制得住局面,度过这个阶段”。郑华龙认为,球队体量上升导致理念碰撞是球队发展壮大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情况。

理念不合,走几个人,都不是大问题,最令郑华龙担心的是因“小钱”而使团队出现大麻烦。

“比如说,有一些商业拍摄或者活动,我们会从球队里抽几个人,之后相应的报酬就直接发给这几个人,与球队没什么关系,因为不是以球队的名义,可以说是北京旋风某某球员,但不能以北京旋风球队这样的冠名来做。”在郑华龙眼里,这种活动的报酬对球队来说没有太大作用,但会让大家的想法发生转变。

“这样一个商业活动去接大概就三五千块钱,对球队来说数量很小,平分到大家手里也没多少,但大家会认为球队可以去赚钱,就都想从这里分一杯羹。”郑华龙认为,这样大家的心就散了,慢慢的团体也就散了。所以,北京旋风创立之初召进第一批人,成立教练组之后,就制定了两条原则,第一条原则就是球队所有的事儿不和钱挂钩。

“目前,我们不参与商业活动,因为说实话,这种民间组织很脆弱,缺乏合同制这样的捆绑约束机制,有没有奖励大家都是凭自愿,一旦参与到钱就会很麻烦,”郑华龙说,“所以一旦有了钱,会对一个团队伤害很大,这些利益与损失肯定不成正比,一支球队几十号人,五千块钱算什么呀!”

第二条原则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团结为主,团队稳定是最重要的。

“说白了,一家人还会吵架,更别说一支球队了,大家总有意见分歧,但只要大家都希望团结,都想让球队变得更好,那么在原则之下,一切都可以商量,不论有什么想法上的冲突,心必须要齐。”郑华龙告诉记者,坚持原则可能是北京旋风能坚持到现在,“活得”还不错的一个原因。

发展瓶颈

未来,随着球队的壮大,人员的不断更迭,肯定不断有新问题浮出水面。但其实,问题已然出现。

美式橄榄球在美国本土是运动商业化的杰出代表,在中国只能用青涩稚嫩形容。无论是关注度、受欢迎程度还是商业化程度,都还处于破土发芽阶段。所谓职业美式橄榄球,事实上在中国并不存在,大多都是业余球队,政府充其量在其中属于锦上添花角色。

成立于2015年的“城市碗”是国内比较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美式橄榄球联盟。在成立的第一年有北京旋风、苏州蓝骑士、杭州鱼鹰、沈阳猎人、广州山羊、天津海盗、深圳野牛等12支球队加入。目前,“城市碗”已签约有16省24市25支全装备美式橄榄球队。

但即使像“城市碗”这样比较有知名度和成体系的美式橄榄球联盟都会有一个先天短板无法绕开。

联盟中的很多球队不是职业球队,说白了就是不以此为生,大多球员都有自己正常的事业和家庭,导致无法保证足够的训练时间。结果就是,球队的成绩到了一定阶段很难再往上提高。

“到现在有一些队员的水平没有上来,原因在于大家都在忙于各自的事业、家庭,导致很多球员没有办法次次参加训练,对于球队影响很大,球队水平有一定程度停滞,新人也无法接受老队员的经验和技术指导。”郑华龙表示,工作、家庭和比赛训练之间的时间、精力分配,是球队上升遇到的瓶颈。

不仅对球队的竞技水准提高有影响,同时还影响团队的健康成长。“团队健康发展的前提是大家能够经常参加训练”。经常来训练的人,无形中对球队的贡献就更多,相对而言给予这些球员上场比赛时间就会多一些。但也并不都是一概而论,因为谁上谁不上最终由教练组决定。

“教练组会根据比赛,比如说这场比赛很艰难,遇到关键时刻,不得不用一些水平很高,经验很足的队员去打,虽然这些经验足、水平高的球员,由于一些原因参与训练的时间和程度没有那么多和高,但大家都会认可这样的规则:关键时刻该上去拿分就应该派有经验有能力的人去。”郑华龙认为,比赛胜者为大,最终的胜利肯定是要去争取的。

触碰职业化

美式橄榄球在中国已经开始有了一定的关注度与爱好者。2015年国内部分业余球队联合成立了“城市碗”业余橄榄球联赛。“城市碗”现在有包括北京旋风在内的共25支业余球队,是国内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业余橄榄球联赛。

2015、2016年两个赛季,北京旋风几乎以全胜战绩拿下了“城市碗”两个赛季的冠军,北京旋风无疑是目前中国业余橄榄球队中的佼佼者。

当记者问郑华龙有没有做IP的打算时,他的回答是:现在说IP还尚早,等美式橄榄球真正普及下去才有可能去做。

“现在直接去做IP,感觉上比较高大上,实际上真正的商业价值有待考证,”郑华龙坦白说,现在说不好听的话,门票卖十块钱可能都没人来看,“也许大家为了表示支持过来看一下,但真正被赛事水平吸引过来的人能有多少?还真不好说,所以可能还要再等等。”

业余美式橄榄球的生存问题也是一个绕不开的坎。郑华龙说:“说句不好听的话,今年可能球队人员不足,就不去打比赛了,无法保证持续性。”

一个上升的良性循环是每项运动发展成熟所必需的内在条件,非职业也会逐渐触碰职业壁垒。未来,国内业余美式橄榄球一定也会遇到同样问题。其实,很多今天看到的欧美顶级职业联赛都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我觉得从非职业到职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首先要把商业化做起来,更深层次的要有一个很好的运作模式,这样才能让一些职业球员过来,这中间的每一环都不能脱节,都需要一步步慢慢往后做。”郑华龙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有很大的一笔资金,直接一步到位,建立一个职业俱乐部。

郑华龙告诉记者,目前来说这种转变不可能实现。他认为下一代的话,还是很有可能实现!

一般来说,22岁是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但国内这个年龄段的人基本都是刚刚大学毕业。如果在这个年龄参与美式橄榄球并且仅仅属于入门级别,那远远不够。美式橄榄球从一窍不通到入门最快也需要2到3年时间,更别提精通。

“国外都是从小就参加这项运动,也相应有对称的平台和教练,这是国内所不具备的,如果从大学毕业开始打到能够完全精通,最少也得三十岁了,已经到了运动员生涯的末期,所以这是让人头疼的地方。”郑华龙说。

所以,把更多的希望寄予下一代是比较现实的。“我们更多是扮演奠基人的角色。”但郑华龙认为可以以其他身份去推进这项运动在国内的专业化和商业化。

“以后我们也许不会再以球员的身份去参加职业球队,但可能会以教练员的身份,当一个职业教练不是没有可能,这是在我们这一代身上能看到的。”郑华龙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